• 合肥西园新村小菜市变身徽派美食街 2019-02-27
  • 吃菜集中一、两天吃对身体并不好起码不容易消化。 2019-02-27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 2019-02-11
  • “蝇贪”扑面硕鼠村官难禁 基层“一把手”违纪多发 2019-02-11
  • 注意!长江中下游多省份有暴雨 局地高温 2019-02-10
  • 省交通控股集团再调度推进高速公路前期工作 2019-02-08
  • 乌鲁木齐一老人西湖边落水 5位小伙出手相救 2019-02-08
  • 太美了!合肥初雪航拍 看完想在雪地打滚 2019-02-06
  • 中科大最新成果:二氧化碳“变身”多碳醇燃料 2019-02-06
  • 杭报集团党委书记、社长董悦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1-16
  • 南通如皋为应对督察“回头看”违法掩埋危险废物 2019-01-16
  • 聚焦三大任务 走好新征程——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8-11-30
  • 3d今日独胆必出: 第1095章 和谐

        “那么现在的话,对于阴阳道宗获得此次道武之争的首名,想必大家都是没有意见的吧?!”

        与苏景对话之后。

        凌天纵转身看向了四周,脸上带上了郑重的神色,大声问道:“谁若有意见的,尽可以说出来?!?br />
        话音落下。

        看着四周无人反对。

        杜峻脸上虽有不忿神色,但却被其师瞪了一眼之后,不得不老老实实的选择了缄默。

        自幼便跟随其师修行,多年来,对于师父的命令,他习惯了听从。

        “很好,那么这次的首名奖励,雪心圣晶,便交由你们了,还有争名峰的五年使用权……恭喜你们了?!?br />
        凌天纵哈哈大笑着把手中一面古朴的令牌和一个精致的玉盒交给了修诚,笑道:“老弟,若是按照往常的惯例,我们栽种的那些奇花异草,已然开花结果的,自然是都要收走的,甚至于连根都要挖走,绝对不便宜后来宗门哪怕一根毛……但咱们可就算是自己人了,这些东西若是挖了,太麻烦也见外了,就都送给你们了!”

        “老哥说的哪里话,咱们自己人,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日后若想用这争名峰,随便一句话,日后我等在此地栽种天材地宝,若是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来随意挑??!”

        修诚昔年与凌天纵也有过数面之缘,只不过当时他是立在道无涯身后的一名长老,理论上来说,与弟子也没什么二致,根本没资格跟凌天纵对话。

        而如今,修诚已是阴阳道宗宗主,身份地位实力俱都是大涨,连带着两人之间又多了一层亲家的关系,而且之前凌天纵请他帮忙……他亦是很热心的帮忙。

        如今两人之间,竟然颇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修诚接过手中令牌和玉盒。

        令牌之内有禁制,可释放争名峰之上的灵气……

        五年时间,足可抵阴阳道宗十座药园二十年之产。

        如今阴阳道宗接收了大部分的道家弟子,中坚力量极强,若是有这大量的天材地宝相助,可以将他们变为实质战力的时间大大缩短。

        可以想见。

        五年之后……

        阴阳道宗的整体实力恐怕会大大的跃进一个台阶。

        想着日后回归阴阳道宗之后,师兄定然会对自己赞许非常,他忍不住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修诚可从来不是知道谦虚的人,甚至于性情反而与道修隐世无为的宗旨不符,可说是张扬到了极致。

        “哼,小人得志?!?br />
        云飞扬轻轻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了不忿神色,然而毕竟此地乃是神炎宗的主场,如今又将变为阴阳道宗的地盘。

        若在此地冲突,殊为不智。

        而修诚哈哈大笑了一阵,随手将玉盒交到了苏景的手上,笑道:“筱竹师侄是用不到这东西的了,小苏,这东西交给你,我想应该算的上是无人有意见的吧?”

        姜明笑道:“自然该苏师侄得,旁的不说,这次道武之争,几乎可说是他一人的功劳,他若得,我们都心悦诚服?!?br />
        “不错不错,正该苏师弟得此物?!?br />
        孔元亮和刘真真自然也无意见,宗门内部,几乎和谐的一塌糊涂。

        “那我就不客气了?!?br />
        苏景本就是为此物而来,没有过多的客套,而是直接将此物收了起来。

        “那么这一次的道武之争,便算是终于结束了!”

        凌天纵大笑道:“虽然得到宝物的是阴阳道宗,但若说收获最大,恐怕还要数天涯海阁吧?妹子,恭喜你,容若侄女儿一直以挑战红雪为自身的目标,而如今,她终于跟她站在了同一起点,日后再打起来,恐怕不会再如之前那般毫无反抗能力了,甚至于,获胜也不是没有可能呀?!?br />
        他竟是丝毫也不顾忌众多人在侧……直接对慕清言说起了讨好之言。

        “不会说话就不要胡说……大家都是一家人,说什么打起来不打起来的?”

        慕清言白了凌天纵一眼,那张风华万千的面容之上,带着欣然的笑意,唇角几乎合不住……手中更拉着慕容若的手片刻也不愿松手,显然,对自己的弟子竟然成功突破至先天境界,她当真是欣喜非常。

        比起来,什么道武之争,都不过是小事而已,完全比不上的。

        “哈哈哈哈,是啊是啊,都是一家人,一家人,比什么啊?!?br />
        凌天纵笑的更开朗了。

        “哼,道武之争既已结束,那么便散了吧!”

        云飞扬似乎是不愿再面对修诚那张让他怒火高涨的脸,眼见道武之争自己的弟子们因为有伤在身,根本没能拿到让自己满意的成绩,甚至于刚刚上岛就被人打了下来,几乎可说是云来宗最丢人的一次了。

        他哪里还有在这里逗留的想法,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阿弥陀佛,老衲也告辞了!”

        梵般若对着凌天纵和其他几位宗主点头示意,而后转身离开。

        梵天禅院尽都是出家人,对于胜负本就是不萦于心,每次道武之争,他们都只会派遣山门之内那些实力还算可以,正需历练的弟子们前往……

        这些弟子们实力不弱,但距离那些宗门精锐弟子,却还有不少的差距,因此,几乎每次都是陪太子读书的下场,但他们并不在意胜负。

        而其他宗门对梵天禅院也颇为了解,自然不会与他们为难,若是遇到了他们,战而胜之便可,完全不必伤了他们性命,平白开罪了梵天禅院。

        正因如此,梵天禅院几乎每次都是零伤亡。

        便比如如今……

        江流很是恭谨的对着苏景行了一礼,而后才转身紧跟着自己师伯的脚步离开。

        “师父,我等是否也离开?”

        杜峻对董天邪问道。

        “不,为师还有些事情,峻儿,你们先回去吧,回争名峰之内,等为师回来?!?br />
        董天邪示意弟子们先回去,而后,他转身向着那边正拉着自己的弟子絮絮叨叨询问着她是如何突破的慕清言走去!

        而正与慕容若亲昵的对话,突然眼见董天邪竟然向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慕清言莫名一怔,心头竟离奇升上了几分惊慌之意。
  • 合肥西园新村小菜市变身徽派美食街 2019-02-27
  • 吃菜集中一、两天吃对身体并不好起码不容易消化。 2019-02-27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 2019-02-11
  • “蝇贪”扑面硕鼠村官难禁 基层“一把手”违纪多发 2019-02-11
  • 注意!长江中下游多省份有暴雨 局地高温 2019-02-10
  • 省交通控股集团再调度推进高速公路前期工作 2019-02-08
  • 乌鲁木齐一老人西湖边落水 5位小伙出手相救 2019-02-08
  • 太美了!合肥初雪航拍 看完想在雪地打滚 2019-02-06
  • 中科大最新成果:二氧化碳“变身”多碳醇燃料 2019-02-06
  • 杭报集团党委书记、社长董悦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1-16
  • 南通如皋为应对督察“回头看”违法掩埋危险废物 2019-01-16
  • 聚焦三大任务 走好新征程——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8-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