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肥西园新村小菜市变身徽派美食街 2019-02-27
  • 吃菜集中一、两天吃对身体并不好起码不容易消化。 2019-02-27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 2019-02-11
  • “蝇贪”扑面硕鼠村官难禁 基层“一把手”违纪多发 2019-02-11
  • 注意!长江中下游多省份有暴雨 局地高温 2019-02-10
  • 省交通控股集团再调度推进高速公路前期工作 2019-02-08
  • 乌鲁木齐一老人西湖边落水 5位小伙出手相救 2019-02-08
  • 太美了!合肥初雪航拍 看完想在雪地打滚 2019-02-06
  • 中科大最新成果:二氧化碳“变身”多碳醇燃料 2019-02-06
  • 杭报集团党委书记、社长董悦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1-16
  • 南通如皋为应对督察“回头看”违法掩埋危险废物 2019-01-16
  • 聚焦三大任务 走好新征程——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8-11-30
  • 欲钱百度好运一点通图库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六百五十五章 给老子筑京观!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 第六百五十五章 给老子筑京观!

        感觉到阳光有些刺眼,躺在地上的艾哈伊尔不禁眯了眯眼睛,将目光略微偏了偏。

        不能再偏了,再偏就会看到旁边的同伴了。

        旁边的同伴有没有上天堂,有没有七十二个美丽的女神跟他结婚,艾哈伊尔不知道。

        艾哈伊尔知道的是,旁边的同伴,昨天傍晚还一起吃饭,一起聊天的同样,就这样儿死在了自己不远的地方。

        胳膊和腿飞到了哪里,艾哈伊尔没有看到,不断划过天空的炮弹和不断响起的爆炸声,让艾哈伊尔也没有心情去寻找。

        估计也找不回来了吧。

        是真神降下了惩罚么?

        或许是吧,这种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人间的火炮,或许只有用真神在发泄他的怒火可以解释。

        可是,为什么真神没有把怒火倾泄到对面的哈尔比们头上,而是降临到了他最虔诚的信徒身上?

        越是这样儿想着,艾哈伊尔就越是伤心,就越发的不敢去看旁边那个已经支离破碎的同伴。

        正停留在海面上的太湖号上,百户杨忠恶狠狠的向着炮兵许二蛋的屁股上面踢了一脚:“快点儿!看看旁边的,人家都打了多少发了,再看看你!

        再他娘的这么慢,你等着上了岸的,老子练不死你,老子就跟你姓!”

        许二蛋不服气——你他娘的也在这艘船上,其他船上的发射速度,你咋知道的嘞?

        至于咱们这艘船上,大家都是一样的速度,你瞎逼逼啥!

        然而并没有什么鸟用,不服气也没有用,官大一级压死人,军令如山,身为百户的杨忠就是可以任性的踢自己屁股,而自己却没有办法反踢回去。

        连犟嘴都不敢。

        这不是在陆上,训练之后闲着没事儿干了,自己踢他两脚也没事儿,这是在实战之中,就算自己被揍的多惨,也不会有人多说一句话。

        没看平时最向着自己这些大头兵的监军大人都老老实实的坐在一边喝茶么。

        心中想着,许二蛋的速度却越发的快了,跟一众同伴们机械的重复着退膛,上膛,发射,再退膛的动作。

        甲板上的沈泉则是无聊的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的用望远镜看着面对的岸上,心里则是有些不爽。

        老子向往的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啊混蛋!把老子弄到炮营当这个百户是干什么吃的!

        最操蛋的是,等到南海舰队的这些个杀才们洗完了地,自己这个炮营的登陆之后还洗个屁!

        转念一想,沈泉的心理又平衡了许多——自己固然是没得洗,剩下的那些步卒的辣鸡们只怕更没得搞了。

        沈泉不相信对面还能有多少人活下来,这种连蚂蚁窝都能炸翻的洗地过程中,最容易死掉的就是人这种生物。

        准备带头向前冲锋的沈振江同样打了个哈欠,然后望了一眼旁边同样打着哈欠的监军太监安中铭。

        这个死太监或许是在勃固城那里听多了叶央的传说,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有些魔怔,心心念念的抄刀子砍人。

        算了算了,随他去吧,等这傻缺上了岸就知道了,根本就剩不下同个人给他砍。

        今天估计也就这样儿了,登陆之后找一找残余的守军,然后把他们送去见阎罗王,今天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真正的恶战,应该是等明后天,超出了舰队的火力射程之外的时候,才是真正到了抄刀子砍人的时候。

        希望这个死太监不会被吓尿了吧?

        想到这里,沈振江就有些不怀好意的打量了安中铭一眼。

        安中铭注意到了沈振江的眼色,只感觉屁股一凉,便有些恼怒的道:“你看什么!”

        沈振江呵呵笑道:“看你会不会被吓尿!”

        安中铭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你再看试试!”

        沈振江移开了目光。

        差不多儿就得了,两个人合作的挺愉快,没必要把监军太监给惹毛了,到时候自己也不会有啥好果子吃。

        安中铭恨恨的瞪了沈振江一眼,冷哼道:“姓沈的,咱家告诉你,虽然咱家是个太监,可也不怂!”

        沈振江懒洋洋的道:“知道了,监军大人!我说您好好的在这船上喝茶不好么,非得跑来跟着咱们上岸上厮杀?

        告诉你啊,一会儿你可别冲的太靠前了,差不多就行,会有蛮子让你砍。

        你要是冲的太靠前被人砍死了,老子还得换个新的监军太监,到时候也不知道能不能尿一个壶里去?!?br />
        安中铭顿时跟吃了苍蝇一样:“咱家跟你也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沈振江自知失言,顿时有些讪讪的道:“差不多,差不多?!?br />
        也不待安中铭开口说话,沈振江就赶紧转移了话题:“听,炮火声慢下来了,快轮到咱们上了!”

        安中铭也顾不得再生气了,只是再一次紧了紧手里的刀——第一次操刀子砍人,该怎么样才能装做很熟练的样子?

        应该先砍头还是应该先砍腰?怎么样儿才能不让人发觉自己是个新人?在线等,挺急的!

        轰隆隆的炮声还是停了下来。

        沈振江掏了掏卫朵,向着安中铭呲牙笑道:“瞧瞧对面,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别紧张啦。

        这回咱们上去,没多少蛮子给咱们砍的,怎么着也得明天才能真正的见着蛮子!”

        安中铭刚刚因为用力而有些发白的手慢慢的放松了下来,却又再次冷哼了一声。

        炮火停下之后,沈振江喊话的声音却还是跟刚才一样大——刚才炮火连天的,再大的声音也只有自己跟他姓沈的能听到。

        现在声音还是那么大,后面的将士们也都能听到,没听见后面都笑成一片了么。

        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安中铭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这些杀才!

        沈振江却大喝一声道:“准备!”

        听到沈振江的大喝声,安中铭再次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利刃。

        然而左右一看,旁边的沈振江还有眼睛余光能瞧见的那些个杀才们,依旧是刚才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就好像不是来打仗,而是来游玩的一样。

        再次放松下来后,安中铭觉得自己可能已经适应了这种战场上的环境。

        子不是曾经曰过,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

        有啥好怕的么,不就是砍人么,虽然咱家没亲自砍过人,可是看这些杀才们训练却是看的多了。

        当脚踩到了陆地上之后,安中铭的身子就是一晃——这该死的莫卧儿,果然不是什么好地方!连他娘的土地都会晃!

        沈振江这时候却顾不得自己家的监军大人了,刚刚站稳便转身喝道:“快!快!布置阵地!炮营!炮营!沈泉!”

        沈泉大声应道:“有!”

        沈振江喝道:“快,布置阵地,然后前出百步,开始炮击!”

        沈泉却没有立即答应沈振江的命令,而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沈振江清楚这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族侄,平时是个很稳重的人,脸上也很少会露出这种诧异至极的神色,当下也扭头看去。

        刚刚散去的硝烟之后,影影绰绰的出现了一些身影,虽然不多,可是百十个总是有的——这些人是哪儿来的?

        就算是能在刚才那铺天盖地的炮击中存活下来,又能剩下几个?这些人还有胆子露出头来发起进攻?

        然而就是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实打实的发生在了眼前。

        沈振江心中一突,扭头喝道:“执行命令!前面的蛮子不用你们炮营管!”

        前面的那些身影离着自己这边不算太远,再用火铳的意义已经不大,沈振江也干脆抽出了腰间的长刀,喝道:“炮营布置阵地!剩下的,跟老子上!”

        刚刚喊完,沈振江心中就再次卧槽一声——安中铭那个死太监已经带头冲了出去!

        他娘的,找死也没有这么找死的啊混蛋!

        自己这边除去炮营之外还剩下好几千人呢,就对面那一百来个不到二百的蛮子,直接围杀才是最正确的,你他娘的往上冲个毛??!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再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沈振江也顾不得骂人了,握着手中的长刀就紧跟着窜了出去。

        对面的蛮子在喊些什么玩意,安中铭一句都没有听懂——这些该死的蛮子,叽哩呱拉的,连句人话都不会!

        然而蛮子们手中那明晃晃的弯刀,却是实打实的,差点儿闪瞎了自己的狗眼。

        离的近了之后,安中铭和对面的蛮子都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然后同时举刀,猛的向着对方挥了出去。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那些杀才们在训练场上就是这么干的,自己这么干,肯定没错!

        安中铭的长刀挥了出去,对面蛮子的弯刀也挥了过来。

        电光火石之间,安中铭觉得自己有很大的概率会砍死对面的蛮子,可是蛮子的刀肯定也能砍到自己的身上?

        怎么办?在线等是不行的,来不及了啊——这时才感觉到害怕的安忠铭干脆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就不用害怕了,砍死蛮子!砍死蛮子!

        随着对面啊的一声惨叫,安中铭刚刚闭上的眼睛又下意识的睁开了。

        对面是一具无头的尸首,脖腔中的血喷出足有一尺多高,然后才要向着自己这边扑倒。

        安中铭觉得自己的肚子已经来回翻滚了好几下,只是靠着一股劲儿在强撑着才没有吐出来。

        拄着长刀深吸了好几口气之后,安中铭才直起身子来,继续向着旁边的一个蛮子冲了过去。

        不能怂,这时候千万不能怂,叶央说过,这时候谁先怂谁死,不怂的反而没事儿。

        牢牢的记着这几句话,安中铭再一次机械的挥刀砍人。

        然而这一次却没有上一次的好运气了——刀子砍在了对面蛮子的脖子上,却没有把蛮子的脑袋砍掉,而临死之前的痛楚却激发了蛮子的凶性。

        安中铭腰间一阵剧痛传来,手中的长刀也握不住了,踉踉跄跄的退了几步之后便跪倒在地上。

        沈振江此时也已经冲了过来,挥刀砍死冲过来的一个蛮子,头都没回的问道:“怎么样?撑的住不?”

        安中铭忙着捂腰,刚才滑出来的那一截大概是自己的肠子:“没事儿,小伤!替咱家砍死那些蛮子就成!”

        沈振江不住的挥刀格刀,又不停的挥刀回砍,嘴上也没忘了嘲笑几句:“老子就说吧,让你别冲的太前,小心被人砍死,现在好了,挨刀子了吧?!?br />
        沈振江不担心安中铭会死,刚才的声音有些颤抖,想来是因为疼的,被蛮子砍一刀就砍死,那得走多大的背运?

        然而等了半天之后,沈振江也没等到安中铭再说话,再看前面,仅有的百十个蛮子已经被冲过来的大军剿杀一空了。

        恨恨的呸了一声后,沈振江才提着长刀转过身来:“来人啊,给咱们的监军大人包……”

        当的一声,沈振江手中的长刀已经落在了地上。

        刚刚还说着没事儿的死太监这会儿已经躺在了地上,两只手紧紧的捂着左侧的腰间,眼睛虽然睁的大大的,可是一点儿的神彩都没有了。

        几乎是用跑的,来到了安中铭的身边之后,沈振江才发现安中铭左侧腰间那道巨大的伤口,大到根本就捂不住的程度,一截截花花绿绿的肠子就这么涌了出来。

        能够看出来,安中铭刚才肯定是想用手后住伤口,想要把不住往外滑的肠子都塞回去。

        沈振江有些懵逼。

        跟自己相处了好几年,平日里总爱抿着嘴跟个大姑娘一样笑的死太监,就真的死了?

        平日里总是对士卒们嘘寒问暖,对自己这个卫指挥使却没有什么好脸色的监军太监,就这么死了?

        “入恁娘!??!”

        就像是受伤的孤狼一般,沈振江忍不住哀嚎出声。

        浑身的力气呢?哪儿去了?颓然跪倒在安中铭身边的沈振江不知道,想要伸出手替安中铭合上眼睛都抬不动手。

        豆大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一滴滴的划滴,有的打湿了衣襟,有的直接就落在了安中铭的身上。

        好半晌之后,沈振江才像是回过来神一般,擦了擦眼泪之后,伸手抚向了安中铭的脸庞。

        望着终于闭上眼睛的安中铭,沈振江站起身来,望向了身边跪了一圈的士卒,咬牙切齿的喝道:“把这些蛮子都给老子找出来,剁碎了,筑京观!”

        PS:第三更送上。今天更新了一万二千字,票呢?月票,推荐票,打赏,都给朕交出来!
  • 合肥西园新村小菜市变身徽派美食街 2019-02-27
  • 吃菜集中一、两天吃对身体并不好起码不容易消化。 2019-02-27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 2019-02-11
  • “蝇贪”扑面硕鼠村官难禁 基层“一把手”违纪多发 2019-02-11
  • 注意!长江中下游多省份有暴雨 局地高温 2019-02-10
  • 省交通控股集团再调度推进高速公路前期工作 2019-02-08
  • 乌鲁木齐一老人西湖边落水 5位小伙出手相救 2019-02-08
  • 太美了!合肥初雪航拍 看完想在雪地打滚 2019-02-06
  • 中科大最新成果:二氧化碳“变身”多碳醇燃料 2019-02-06
  • 杭报集团党委书记、社长董悦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1-16
  • 南通如皋为应对督察“回头看”违法掩埋危险废物 2019-01-16
  • 聚焦三大任务 走好新征程——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8-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