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肥西园新村小菜市变身徽派美食街 2019-02-27
  • 吃菜集中一、两天吃对身体并不好起码不容易消化。 2019-02-27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 2019-02-11
  • “蝇贪”扑面硕鼠村官难禁 基层“一把手”违纪多发 2019-02-11
  • 注意!长江中下游多省份有暴雨 局地高温 2019-02-10
  • 省交通控股集团再调度推进高速公路前期工作 2019-02-08
  • 乌鲁木齐一老人西湖边落水 5位小伙出手相救 2019-02-08
  • 太美了!合肥初雪航拍 看完想在雪地打滚 2019-02-06
  • 中科大最新成果:二氧化碳“变身”多碳醇燃料 2019-02-06
  • 杭报集团党委书记、社长董悦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1-16
  • 南通如皋为应对督察“回头看”违法掩埋危险废物 2019-01-16
  • 聚焦三大任务 走好新征程——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8-11-30
  • 欲钱百度好运一点通图库 > 龙抬头 > 740 服下,中品融气丸

    3d好运龙哥独胆: 740 服下,中品融气丸

        山峰之上,旷野之间。

        我和代正文正进行着一场激烈的决战,“飕飕飕”“砰砰砰”的声音不断响起,“飕飕飕”是我在劈出饮血刀,“砰砰砰”是代正文不断拍出掌来。

        代正文想杀我的决心十分强烈,按理来说我俩之间没有任何恩怨,他也没有亲眼看到我和他哥的纠纷,开始就将所有矛头都对准我实在有点奇怪,只能归结于孪生兄弟之间的心有灵犀,就是认定了我和他哥的死一定有关!

        代正文杀气腾腾,一心要我的命,掌掌都不留情。

        我却不能杀他,第一他是我的上级,第二我也确实不敢杀人。我一心只想将他击败,然后逃走。所以从一定意义上说,我们两个都在搏命,一个为了取命,一个为了逃命。

        代正文自以为能在十几招之内就搞定我,但是一转眼我们两人就斗了几十招,仍没分出一个胜负。这和他的判断当然不同,眼见他的神色愈发震惊,我则越来越稳,甚至有好几刀都差点劈中了他。

        “砰”的一声,代正文一掌落空之后,猛地疾速后退,用一种很诧异的眼神看着我。

        我也没有急于追击,而是很平静地看着他。

        代正文的面色渐渐阴沉下来:“之前你故意在我哥面前隐藏实力?”

        “没有?!蔽宜担骸拔沂亲罱耪瞧鹄吹??!?br />
        “不可能!”代正文咬牙切齿地说:“没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进步到这样的程度!”

        我耸耸肩:“信不信由你?!?br />
        代正文微一沉思,似乎明白过来什么,眼神有些尖锐地说:“除非我哥的中品融气丸和中品手链确实落到你手上了,否则没法解释这一奇怪现象!”

        我很佩服代正文的分析能力,不过我是不可能承认的。

        “没有?!蔽宜?。

        “还想否认?”代正文冷笑着:“这就足以说明你和那个杀手门的家伙有勾连了,你为他提供了杀死我哥的通道,他用这些东西来感谢你,对不对?我就知道我的直觉没错,杀了你就是为我哥报仇!”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你想杀我,什么理由都找得出来!”

        代正文也不再和我废话,立刻挥舞着双掌朝我扑来,而我也再次持刀应战,我们两人又打在了一起。这十多天以来,我的进步确实不小,不只是因为中品手链的帮助,还因为锻体拳的龟息时间达到两分二十秒,我的外家功夫也上升了一个档次,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和代正文打个不相上下。

        一晃眼,我和代正文又过了上百招。

        这一次,代正文不再浮躁,而是很专心地和我打着,每一掌都拍得恰到好处,而且直取我的要害。渐渐的,反倒是我落于下风了,我的心中当然无比焦虑,我一直以为我的实力能和玄阶下品的人比肩了,现在看来仍旧差了一点,只差一点!

        看到自己渐渐把我压了下来,代正文当然很开心,一边不断挥掌,一边说道:“看到没有,老天还是有眼的,虽然你偷了我哥的中品融气丸和中品手链,你也依旧不是我的对手,今天我一定要把你杀了!”

        我多想吐槽他一句,那中品手链是你哥的吗,那是他强行占了我的!

        但我没时间和他斗这些嘴皮子,一心只想早点干掉他,好能逃出他的手掌心。再迟下去,就算他干不掉我,杨云飞也该带着人来了。时间一长,反倒我的心态有点崩了,终于被代正文抓到机会,狠狠一掌拍在我的胸前!

        “砰”的一声,我的身子倒飞出去,重重落在四五米外的地上。

        代正文的掌力和代正武不相上下,这一下打得我实在够呛,虽然我的身体已经相较十多天前强了许多,不至于被他一掌拍断骨头,但也够我受的,就觉得喉头一甜,强忍着才没喷出血来。

        不行,不是他的对手!

        这就是自信过了头,只凭自己臆想,没有参照物的后果。

        如果再给我几天或是一个星期,我一定有把握胜过他的,可惜不是现在。

        “嘿嘿,我说过了,今天你要把命丢在这里?!贝囊醭脸恋匦ψ?,一步步朝我走来。

        不能和他打下去了。

        我一咬牙,起身便往相反的方向奔去,我当然不会傻到回无锡城,而是朝着大山深处狂奔而去。我虽受了点伤,但是整体影响不大,完全可以发足狂奔,我现在就一个念头:逃出去、活下去!

        “你逃得了么?!”

        代正文大叫着,立刻追了过来。

        我虽打不过他,但实力其实不差多少,再加上山中多沟壑、多树木,他也一时半会儿追不上我。不过,我也一时半会儿甩不开他,我们两人在这山中狂奔,始终差着十多米远,我是没了命地往前跑,他是没了命地在后追,也不知这山到底有多大,反正我们整整跑了一天,一直跑到天都要黑了,也愣是没看到一点人间烟火。

        “你他妈的一直跑有什么意义?”代正文在后面骂:“你迟早要被我杀死的,何必费那个力气!”

        “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又不是被追的那一个!”

        到了这时,我俩都没什么力气了,而且一天都没吃饭,称得上是精疲力尽,无论跑的还是追的,都豁出了命去。我一抬头,看到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前方影影绰绰,似乎有一大片草丛,长了至少一人多高,一眼望过去看不到边。

        我的心中一阵激动,意识到这是个甩开代正文的好机会,只要我一头扑进这草丛里,来回转上几圈,保证他找不到我了!

        还是南方好啊,虽然已经到了冬天,但是依然有这么茂盛的草丛。

        搁我们那边,早都秃了。

        我也不废话,当场一头扑了进去,迅速地往左往右随便窜出几十米去,草叶子在我身上划出一些伤痕,但我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代正文一开始还跟着我,到后来已经完全找不到我,只能凭着声音跟随着我。

        见状,我便停下脚步,不再发出声音,代正文果然失去目标,茫然地在草丛里转来转去,同时叫着:“张龙、张龙?”

        我心里想,你是不是傻,我可能会答应你么?

        我琢磨着,代正文没了目标,肯定会越走越远,只要他的声音完全消失,我就能脱离他的掌控,彻底逃出去了。但我错了,这世上谁也不傻,代正文虽然找不到我,但他知道我没走远,是我故意藏起来了,不肯发出声音;代正文也站在原地不动,冷笑着说:“我就不信你能一直藏着,咱俩就在这耗着哈,看谁耗得过谁?!?br />
        接着,代正文也没动静了,显然一样隐藏起来,在等我先发出声音。

        我的心中暗暗叫苦,这可如何是好?

        一天没吃东西,本身就又累又饿,还有个活阎王跟着我,随时要我的命!代正文说得没错,我不可能永远都不动的,这似乎是一场比拼耐力的游戏,谁先动谁就输了;但主动权在他手里,他想走就走,想留就留。

        我是猎物,他是猎人。

        有什么办法换过来么?

        谁也不喜欢一直当猎物??!

        看着天上皎洁的明月、四周茂盛的草丛,我的脑中同样百转千回,苦苦思索着应对之策。突然灵机一动,我想到了一件事情,顺手在身上一摸,掏出来一颗中品融气丸。

        白狼曾经和我说过,融气丸见效很快,服下去就有作用,所以他建议我先用中品手链,等到瓶颈再吃这些东西,我也很想按照他的流程来,但是现在看来不可能了,为了保住自己的命,为了不再被当做猎物,必须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了!

        我毫不犹豫地把中品融气丸塞进嘴里,一口咽了下去。

        唔,没什么味道,没想象中好吃,甚至差点噎着。

        我也不知道中品融气丸能有什么效果,但我的实力距离代正文只差一点,想来弥补这点差距应该没问题吧?

        就像白狼说得一样,这玩意儿果然见效很快,刚刚服到腹中,就感觉一股子沸腾的能量在身体里运转起来,四肢百骸也有了一种温暖的感觉,就好像泡在温泉里面一样。

        因为有了这些能量,就连饥饿和乏累的感觉都少了许多。

        是了,和我平时练气的感觉是一样的。

        只是这次,能量波动要更大些。

        我长长地呼了口气,慢慢地在草丛之中坐下,在这一望无际的黑暗之中,努力运转自己体内这股子沸腾的能量,并将它们一点点地往丹田处引,那坨网球般大小的源力,果然有了一丝膨胀的迹象

        万籁俱寂的夜,半空高悬的月,灿若萤火的星,茫茫无边的草,唯有微风轻轻吹过。我没发出任何声音,代正文那边也没一点动静。

        代正文自以为是猎人,充分享受着狩猎的乐趣。

        但我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这世上没有谁会一直都是猎人,也没有谁会一直都是猎物!
  • 合肥西园新村小菜市变身徽派美食街 2019-02-27
  • 吃菜集中一、两天吃对身体并不好起码不容易消化。 2019-02-27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 2019-02-11
  • “蝇贪”扑面硕鼠村官难禁 基层“一把手”违纪多发 2019-02-11
  • 注意!长江中下游多省份有暴雨 局地高温 2019-02-10
  • 省交通控股集团再调度推进高速公路前期工作 2019-02-08
  • 乌鲁木齐一老人西湖边落水 5位小伙出手相救 2019-02-08
  • 太美了!合肥初雪航拍 看完想在雪地打滚 2019-02-06
  • 中科大最新成果:二氧化碳“变身”多碳醇燃料 2019-02-06
  • 杭报集团党委书记、社长董悦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1-16
  • 南通如皋为应对督察“回头看”违法掩埋危险废物 2019-01-16
  • 聚焦三大任务 走好新征程——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8-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