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德之孙朱和平谈“人民军队的创建” 2019-06-18
  • 范丞丞亮相快闪店秀抓娃娃功力 现场遭粉丝围堵 2019-05-30
  • 公有制结束、高效益之下、就会大量的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冗员进入社会生产一线。社会运作进入正轨。 2019-05-09
  • 小学生飞奔车流中闯红灯逼停多车:不怕,出了事家里有钱 2019-05-09
  • 聚焦山东经济“新旧动能转换” 2019-05-05
  • 河北今年退出煤炭产能1217万吨 2019-04-27
  • 当明星的恋人是种怎样的体验? 有故事的人 2019-04-16
  • 【视频】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会新闻发布会暨旗舰报告发布会举行 2019-04-15
  • 扬州早教机构教师上岗无需资质 监管真空待补 2019-04-13
  • 从延安到北安:北安的文化自信之路 2019-04-13
  • 重庆私藏的绝美古镇 悠闲不打挤 2019-04-11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2019-04-11
  • 她说桂花香,他们就摘光了那棵桂花树,送给她 2019-04-10
  • 美国首届“‘一带一路’亚洲商务论坛”即将在堪萨斯州举办 2019-04-09
  • 美白宫草坪现天坑 网友调侃第一夫人的逃生通道 2019-04-09
  • 欲钱百度好运一点通图库 > 鬼谷尸经 > 第三十二章 水道的另外一头

    好运彩网: 第三十二章 水道的另外一头

        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走廊的尽头,往上一看,那水窟窿就跟天花板上被开个洞一样,看起来极其的不协调。

        身后就是走廊尽头,是块石壁,应该是经过人工打磨的,表面很光滑。

        对着我们身前的就是一条走廊,真的,毫不夸张的说这绝对是我见过最牛逼的地方了。

        往前三米开外的走廊,两侧墙壁上就刻画着无数彩绘,连天花板上也是如此,虽这地方常年被水淹没,可这些彩绘还真没一点褪色的迹象。

        走廊高约两米左右,因为其宽度才一米出头,我们正好能用双手扶住石壁,以保持身子的平衡,游起来的速度那可是蹭蹭的。

        这条走廊有多深,我说不准,估计很深,拿手电往前一照都看不见头。

        “这他妈不会是个迷宫吧......”我心里打着鼓,憋着气的感觉那是真不好受,从我们下水到现在,时间不过十几秒,但我却已经有点不适的感觉了。

        娘的,我又不是潜水员,要是这走廊真是个迷宫,或者出口与我们的距离超出了我的想象,恐怕我真得活活淹死在水里。

        海东青领头在前面游着,动作很是迅速,水性看样子比我们好很多。

        此时此刻,最蛋疼的貌似就是胖叔了,本来腰就够圆的,这下子可好,游个泳就跟拉磨似的,他得一点一点的往前蹭。

        这走廊的宽度对于我跟海东青来说绝对是多的都有了,但对于胖叔来说.......

        嗯,施展不开手脚。

        事后他就对我们感慨过:“妈了个巴子咧,游这泳比马拉松还马拉松啊,要不四是饿施展不开手脚,饿就让你们看看,撒啥叫百米泳之王?!?br />
        “好像黑沙子没跟来?!蔽易吠艘谎?,胖叔也是,目光都放在了“天花板”的窟窿上,就怕那些黑沙子跟着我们来这窟窿里,到那时候可就乐子大了。

        洞口外没有光源,我们看过去也只能看见一个黑窟窿,外面的情况完全看不见。

        我想原路返回,我一点都不想在这水道待下去,但我怕一回去就被黑沙子弄得死无全尸。

        现实就是现实,总是不会让人如意,我想出去但又不能出去,这真的是很无奈的感觉。

        就如我大学时一样,我不想给老师送红包,但不送就得挂科,我不能不送。

        一个道理吧,身不由己,吗的。

        我转过头没再看窟窿,心里默算了一下时间,随即便一脸苦笑的往前游着。

        三十来秒了。

        “难道黑沙子怕水?不应该啊.....”我一边游着一边心里也在嘀咕,心说这仙殂局的记载很少,可还真没说地煞局会害怕水的啊。

        如果地煞局真的害怕水,那么当初布下这个阵局的高人,不可能想不到。

        “他会留一条水道给人逃命?”我哆嗦了一下,忽然想到了一个不切实际但又让人害怕的事儿。

        在这水道的尽头,会不会有更棘手的东西等着我们?!

        我咬了咬牙,用双手蹭着墙壁往前游着,脑子里的思绪彻底乱成了一团。

        就算有棘手的东西,现在我们也回不了头了啊,要是回到窟窿那儿一露头,立马被黑沙子弄死了,咋整?

        想起那跟马蜂群一样的黑沙,我心里有点发毛。

        随着我们游动的速度渐渐加快,窟窿跟我们的距离也逐渐拉开了起来,但我们没觉得安全,反而觉得更危险了。

        这水的深度往下降个十来厘米也好啊,起码我们能往上游着换换气,可是这水直接就把走廊给灌满了,想换气基本上是做梦。

        海东青脸色如常,似乎是没觉得有什么不适,但我跟胖叔就有点受不住了。

        只见胖叔眼睛是越瞪越大,血丝也是渐渐了从眼底冒了出来,腮帮子高高鼓起,我看着都替他难受。

        与他相比起来,我还是比较好的,起码还没到我憋气的极限。

        “四十,四十一,四十二.....”我心里数着时间,侧着身子靠在了走廊石壁上,没再继续往前游,而是让胖叔走前面。

        一会到了出口,胖叔也能早点换气,要是他憋出毛病可就麻烦了。

        胖叔没往前游,瞪了我一眼,随即,眨了眨眼睛,意思是问我:“你啥意思?看不起叔?我能让你一个小辈断后?”

        “您不逞能会死吗?我比你能憋气好吗?姓易的是属鱼的你知道吗?”我也眨了眨眼睛,用眼神完完整整的说出了这句话,当然,他能不能看懂就不是我能考虑的事了。

        见我一意孤行的给他让位置,胖叔也是摇了摇头,知道时间不能耽搁,急匆匆的就往前扒着墙蹭出了两米远。

        我也没敢耽误,一看胖叔游到了我前面,我也开始蹭着墙壁往前游了起来,心里一个劲的念叨着:“出口爸爸您快出现啊,儿子想您了.....”

        时间流逝得很慢,反正我是这么觉得。

        在我数到八十七的时候,我就真有种度秒如年的感觉,时间过得太他吗慢了,走廊还是直直的一条,压根就没看见头!

        这时候我只感觉脑袋一阵发涨,连太阳穴也开始突突的跳了起来,有种想把肺里空气全吐出去的冲动。

        快憋不住了,看来我果然不是属鱼的。

        “九十一......九十二.......”我跟胖叔的动作逐渐变慢了起来,海东青的速度也比开始慢了些许,但不算慢太多,体力明显超出了我们不止一个档次。

        “九十三.......”

        “九十四.......”

        心跳的速度变快了,这不是个好消息。

        头晕,耳鸣,心跳快,吗的,标准缺氧的反应。

        忽然,海东青在前面停了下来,对我们招了招手,示意让我们过去看看。

        可就在此时,胖叔冷不丁的身子一顿,双手软软的就从墙壁上滑了下来,彻底停下了往前游动的动作。

        我脑子轰了一声,脸色一变就往胖叔那儿游,但就在这时候,我竟然做出了一件傻逼到了极致的事儿。

        在没憋住气的情况下,我张了一下子嘴,还傻逼呼呼的把气给吐了出去.......

        “完了?!蔽衣宰泳褪钦饬礁鲎?,没等我缓过神来,水就直接从我鼻子跟嘴往身子里灌了进去,那种感觉真的让人死去活来。

        肺会不由自主的把水排出去,你会咳嗽,然后又喝进更多的水,水又顺着气管到了肺里,又被排出去.....

        这是一个该死的循环。

        我手脚不由自主的乱划着,眼泪也被呛出来了,那种临近死亡的感觉是我第一次感受到。

        挺讽刺的吧,一个面对了不少妖魔鬼怪的术士,却快在一个“下水道”里呛死了。

        正当我被水呛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海东青双脚一蹬就游到了我身边,胖叔也随着他游了过来,一点异状都没。

        不久后我才知道,胖叔先前停了下来,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他手酸了想换个姿势往前游,结果....

        胖叔,这下水道咋不淹死你丫的呢?!

        海东青用左手死死的揽住了我,右手则不停在走廊石壁上蹭着,双脚连连后蹬,飞快的向着前方的台阶游了过去。

        台阶......台阶???!

        当时我是溺水了没错,但我脑子可一点都不迷糊,反而莫名其妙的清醒。

        在距离我们十米开外的地方,就是一层层往上建造的台阶,似乎是青石砖铺出来的,看起来不光是平整,还很光滑。

        海东青带着我直直往前方游了过去,不一会便到了台阶处,只见他连踩台阶带游泳的折腾了几下,我总算被他给拽出水了......

        准确的说,是我的脑袋被他拽出水了。

        我当时的反应很正常,就跟普通溺水的人一样,能呼吸到空气后,我身子颤抖了几下,哇的一声就呕吐了起来。

        胃里是涨着疼,肺里是被我咳得干疼,鼻子跟嘴也不停的往外冒着水,眼泪不由自主的往外流着。

        “没事吧?”海东青帮我拍着背问道。

        我摇摇头,刚想回答他,却又往外吐了一口水。

        胖叔出了水后也是咳嗽了好一阵,等他稍微缓过来了些许,胖叔这才有气无力的爬了过来,担心的看着我:“抹四没事吧?”

        其实那时候我想骂脏话来着,要不是你我能这样吗?!

        但可惜我呛水被呛得有点严重,一直都在咳嗽跟呕水,还真没什么机会说出话来。

        “上去,别趴在这儿吐了,上去吐?!焙6嗲啃邪盐曳隽似鹄?,缓缓往台阶上走着,将我带到了台阶上方的平台上。

        胖叔跟了上来,抬头一看,顿时就不解了:“这上面四是出口?”

        我擦了擦嘴,转脸往胖叔所看的地方望了一眼。

        这石砖铺垫的平台约莫有一个篮球场大小,胖叔所看的地方,是平台后方,另外几层往上的台阶,这几层台阶位于我们身后两米左右的地方,台阶最顶处是个石门,其内伸手不见五指,要是不上去看看,我们还真看不见那门后面是什么情况。

        胖叔小心翼翼的往台阶上走了几步,拿着手电往石门里照了照,眼神一变,脸色霎时就白了下去。

        “走.....顺着水道回气去....快.....”胖叔颤颤巍巍的说道,额头上的水不停往下滴落着,一时间我也分不清这是他的冷汗还是没擦干的水。
  • 朱德之孙朱和平谈“人民军队的创建” 2019-06-18
  • 范丞丞亮相快闪店秀抓娃娃功力 现场遭粉丝围堵 2019-05-30
  • 公有制结束、高效益之下、就会大量的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冗员进入社会生产一线。社会运作进入正轨。 2019-05-09
  • 小学生飞奔车流中闯红灯逼停多车:不怕,出了事家里有钱 2019-05-09
  • 聚焦山东经济“新旧动能转换” 2019-05-05
  • 河北今年退出煤炭产能1217万吨 2019-04-27
  • 当明星的恋人是种怎样的体验? 有故事的人 2019-04-16
  • 【视频】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会新闻发布会暨旗舰报告发布会举行 2019-04-15
  • 扬州早教机构教师上岗无需资质 监管真空待补 2019-04-13
  • 从延安到北安:北安的文化自信之路 2019-04-13
  • 重庆私藏的绝美古镇 悠闲不打挤 2019-04-11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2019-04-11
  • 她说桂花香,他们就摘光了那棵桂花树,送给她 2019-04-10
  • 美国首届“‘一带一路’亚洲商务论坛”即将在堪萨斯州举办 2019-04-09
  • 美白宫草坪现天坑 网友调侃第一夫人的逃生通道 2019-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