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德之孙朱和平谈“人民军队的创建” 2019-06-18
  • 范丞丞亮相快闪店秀抓娃娃功力 现场遭粉丝围堵 2019-05-30
  • 公有制结束、高效益之下、就会大量的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冗员进入社会生产一线。社会运作进入正轨。 2019-05-09
  • 小学生飞奔车流中闯红灯逼停多车:不怕,出了事家里有钱 2019-05-09
  • 聚焦山东经济“新旧动能转换” 2019-05-05
  • 河北今年退出煤炭产能1217万吨 2019-04-27
  • 当明星的恋人是种怎样的体验? 有故事的人 2019-04-16
  • 【视频】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会新闻发布会暨旗舰报告发布会举行 2019-04-15
  • 扬州早教机构教师上岗无需资质 监管真空待补 2019-04-13
  • 从延安到北安:北安的文化自信之路 2019-04-13
  • 重庆私藏的绝美古镇 悠闲不打挤 2019-04-11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2019-04-11
  • 她说桂花香,他们就摘光了那棵桂花树,送给她 2019-04-10
  • 美国首届“‘一带一路’亚洲商务论坛”即将在堪萨斯州举办 2019-04-09
  • 美白宫草坪现天坑 网友调侃第一夫人的逃生通道 2019-04-09
  • 欲钱百度好运一点通图库 > 鬼谷尸经 > 第三十四章 前有狼后有虎

    天天藏机诗好运彩: 第三十四章 前有狼后有虎

        海东青静静的听着我跟胖叔讲述,见我话音落下,他皱了皱眉头问道:“没办法对付它?”

        “没?!蔽铱嘈Φ赖愕阃?。

        闻言,海东青脸上的凝重更明显了。

        “连你们用来对付金胄裹尸的山河脉术都对付不了它?”海东青又问道。

        我叹了口气,略微比较了一下金胄裹尸跟阴齾之孽的实力差距,确定的说道:“这么说吧,金胄裹尸是一个三十级的小BOSS,里面坐着的那位大哥,少说是九十级的BOSS,它欺负金胄裹尸就跟玩似的,你说呢?”

        这话没有一点夸张的成分。

        就从听说的故事来看,金胄裹尸曾在清朝被山河脉术镇过,而这阴齾之孽可真没被搞定过的前例。

        宋朝出现的那阴齾之孽,最后的结局应该是被收拾了,但《云孽记》中却不知为何并没有仔细的记载这事,只是轻描淡写的记了一句:“康定元年三月,大阳制孽,殂百人置厮于地府,不得超生哉?!?br />
        “吗的死了上百人才搞定它,这玩意儿我们真没办法弄啊......”我暗暗琢磨着对付阴齾之孽的法子,可琢磨来琢磨去,最终得到的答案还是“你丫的要是跟它交手就等于作死?!?br />
        古代的道士可比现代的道士牛逼多了。

        毕竟道术这东西是随着历史而渐渐失传的,厉害的本事是越来越少,甚至是一些“大招”都已经彻底失传了。

        历史洪流的冲刷,给人类带来的好处是进步,但对于一些特殊行当的人来说,历史洪流越冲刷,自个儿就越退步了。

        失传的东西总比传下来的东西多,这是千古不变的至理。

        “我们跟它的距离是十三米左右,应该不会有意外吧?”海东青脸上有凝重,但却没一点害怕的意思,只见他站在台阶上依旧不知死活的拿着手电往里照着,不停的打量着石室中的阴齾之孽。

        胖叔摆了摆手,接过话茬:“这距离抹四没事,不近它身子一丈就行,这阴齾之孽似乎是在沉眠,别把它闹醒就行?!?br />
        “沉眠?”海东青有点不解。

        我挠了挠头,用着一个不靠谱的解释给他解释着:“冤孽跟人有点不太一样,如果没有人为因素,大多冤孽都会自己开始沉眠,并不会四处游荡,也就是所谓的休养生息,要是有人把它们给闹醒了,起床气就来了不是?”

        注释:沉眠,这一点主要是针对尸首一类,阴魂畜生则不在此类中,阴魂皆不会沉眠,除开人为因素所导致的“沉眠”,阴魂一般就只会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闲逛,而不四处游荡,畜生则是因为自身原因需要进食并且修炼,因而不会沉眠。

        顿时,海东青恍然大悟。

        “就跟你一样,在你睡着的时候闹醒你,你就会发飙,是吧?”海东青拿出了现实的例子想要借以论证。

        我想反驳,但仔细一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只能无奈的点点头说了句:“你真聪明?!?br />
        海东青打了个哈欠,一脸平静的走到了水边的台阶处,转头对我们招呼道:“我回去看看黑沙还在不在,如果黑沙走了,我们就原路返回,黑沙没走,我们就......”

        “就你祖宗,你回去送死???!”我猛的站起来拉住了海东青,瞪着他没好气的骂道:“你露个头就死了,信不?”

        海东青无奈的说道:“难道我们就一直在这里耗着?”

        没等我说话,胖叔忽然对着海东青扔出了一个布条,目测这布条是从他自己衣服上撕下来的,上面还沾得有几点刚染上去的血迹。

        “让他气去,他水性比饿们好,小海注意别露头就行,拿这个做试验?!迸质灏蚜餮氖持阜旁谝路喜淞瞬?,嘱咐道:“拿染血滴地方露出气去,手注意点,别伸出水面?!?br />
        海东青点了点头,没再多说,埋头便走到了水边。

        “你丫的小心....”

        我话还没说完,只听扑通一声,海东青就跳进了水里,双脚一蹬便从我们视线中消失而去。

        “点?!蔽铱嘈ψ乓∫⊥?,习惯性的把手伸进兜里,拿出了烟盒。

        果不其然,烟盒不防水,里面的烟全被浸湿了,拿出来轻轻一甩就断成了两截。

        我无奈的看了胖叔一眼,拿断成两截的香烟在他面前晃了晃:“抽水烟么?”

        “抽你个蛋,别找饿收拾你?!迸质逍β畹?。

        其实现在的情况并不算危险,起码那阴齾之孽还没起来,后面的黑沙也还没追来。

        嗯,挺好的。

        “胖叔,那阴齾之孽应该是人造出来的吧?”我烟瘾有点上来了,但拿着浸湿的香烟也是无从下嘴,咧了咧嘴,找着话题聊着,以求把想抽烟的**转移开:“那道士是谁?”

        “饿又不四是百度,咋能撒啥都知道?”胖叔笑了笑。

        我草,这回答太有技术含量了。

        事后我才知道,胖叔不光会上网,连CS他都玩得出神入化。

        几年后我和他单挑过CS,我拿枪,他拿匕首,在游戏里我被他捅得死去活来。

        话说回来,还好我有先见之明,知道下水后我那手机闹不住得进水,就没带在身上,放在了行李包里,等到时候找机会再回去拿。

        如果带下水了,我那手机就真成水货了。

        没手机,我也没戴表的习惯,现在只能掐着大概的时间算着。

        三分钟,就三分钟,要是三分钟内海东青没回来,基本上他下水前说的那些话就是遗言了。

        说来也怪,中国不光应试教育异常成功,连广告这行业也是搞得风生水起。

        当时我念叨了两边“三分钟”这三个字,每念一次,我脑子里就有种无痛人流的感觉,这广告真跟脑白金似的。

        “怎么还没回来?”我一脸担心的坐在台阶边上,看着下方的水道,心里渐渐没底了起来,随即,转头喊了胖叔一声:“鸟人不会出意外了吧?”

        “应该不会?!迸质逯遄琶纪匪?。

        就在我准备下水看看的时候,只见手电照着的水面忽然显出了一个人影,很熟悉的人影。

        伴随着几声水响,海东青猛的把头露出了水面,脸色难看的向着台阶游了过来......

        “回不去了?!焙6嗵玖丝谄?,把布条递给了我。

        我低头看了看,脸色一紧,又将布条转手递给了胖叔。

        布条基本上还是原样,只不过位于布条顶端的血迹,已经变作了一片漆黑。

        那群黑沙好像真的害怕水......但是我们也回不去了.....吗的......

        “装备大多留在那边了,我们身上的东西只有这些?!焙6喟蜒浔鹱诺呢笆啄昧顺隼?,又将手枪取出,检查了一下弹匣,嘴里念叨着:“子弹是满的,下水之前我换了弹匣,但貌似这东西没多大用?!?br />
        “两斤朱砂?!迸质迮牧伺慕疟叩目笕?。

        “蚨匕,还有一把铜钱,应该是十五枚左右,其他的东西没带?!蔽彝诽鄣乃?。

        海东青默默的把枪拿了起来,瞄了一下准心,打开保险,将枪口对准台阶上方的石门比划着:“我们现在怎么办?”

        “胖叔,跟那冤孽拼一拼?”我壮着胆出了个主意。

        胖叔先是沉默了好一会,随之,无可奈何的点点头:“来者不怕,怕者不来,现在四是前狼后虎滴情况,饿们也只能搏一搏咧?!?br />
        虽然冲动是不明智的,但继续耗下去才更是不明智的举动。

        现在没吃的,喝的.....嗯....倒是不少.....

        我看了台阶下方的水道一眼,一言不发的思索着。

        要是继续往下耗,估计要不了多久我们就得饿死在这儿,或者是好不容易壮着胆子跟冤孽玩命了,但耗的时间太长,导致体力不支玩不过冤孽......

        “山河脉术,也像四是一种阵局?!迸质逭玖似鹄?,皱着眉头说:“冤孽入阵才能镇住它,冤孽不入阵,山河脉术就抹油没有用?!?br />
        “要引它出来是吧?”我问。

        “对,其实也能靠近它布局,只不过我估计局没布完,我先挂咧?!迸质逄玖丝谄?。

        胖叔的话我们都能听懂,也都觉得引出阴齾之孽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如果胖叔靠近了冤孽去布局,忽然冤孽起来了,阵局没布完,胖叔肯定就得出事,他一出事,我跟海东青必然也是个死的下场。

        “我去引它?!焙6嗨档?。

        “蛋,我去,你对付人还行,对付冤孽,你有我的经验多吗?”我骂骂咧咧的瞪了他一眼,话落的同时便站了起来,走向了台阶。

        胖叔没阻止我,转头对海东青说:“正好,你来帮饿,细伢子滴力气抹油没有你大,这儿石砖比较多,你得帮饿挖出四个坑,然后再帮我按个东西,这阴齾之孽太厉害,我怕按不住?!?br />
        “四个坑?”海东青不解。

        “没错,都给饿挖在这石台子上,东南西北,一处挖一个?!迸质迦险娴乃档溃骸耙坏愣疾荒艽?,对了,你知道八卦的卦象吧?”

        海东青点头说知道。

        “由西开始挖,顺时针挖过气去,第一个挖好滴坑下面用匕首刻坤卦,第二个坑下面刻坎卦,第三个刻艮卦,第四个刻兑卦?!迸质宀煌S檬直然?,给海东青一一说明:“距离分散一点,西边卦象跟东边卦象相隔五米差不多咧,南北隔两米左右,懂了吧?”

        “要挖多大的坑?”海东青问了一句。

        胖叔想了一下,缓缓说:“拳头大小,十厘米左右深,卦象用刀刻就行,一横一米长?!?br />
        “知道了?!焙6喟汛蚩O盏氖智苟宰剂瞬辉洞Φ牡孛?,毫无预兆的扣动了一下扳机,只听砰地一声,枪响的同时,被子弹击中的地面就出现了一个拇指大小的坑洞,周围的石砖也隐隐有些裂痕。

        海东青松了口气:“时间久了,石砖都没刚铺的时候那么硬了,拿枪打省功夫?!?br />
        我先是被枪响吓了一哆嗦,随即就咬紧了牙,狠狠的瞪着鸟人:“吗的,要不是尸首都听不见声音,我非得......”

        见我一脸的愤怒,海东青愣了愣,回答道:“尸首是听不见声音的,我爷爷说过,这是常识,你不知道?”

        我有种想宰了海东青的冲动,但一看他手里的枪是处于打开保险的状态,我还是忍了。

        和谐,社会需要和谐。
  • 朱德之孙朱和平谈“人民军队的创建” 2019-06-18
  • 范丞丞亮相快闪店秀抓娃娃功力 现场遭粉丝围堵 2019-05-30
  • 公有制结束、高效益之下、就会大量的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冗员进入社会生产一线。社会运作进入正轨。 2019-05-09
  • 小学生飞奔车流中闯红灯逼停多车:不怕,出了事家里有钱 2019-05-09
  • 聚焦山东经济“新旧动能转换” 2019-05-05
  • 河北今年退出煤炭产能1217万吨 2019-04-27
  • 当明星的恋人是种怎样的体验? 有故事的人 2019-04-16
  • 【视频】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会新闻发布会暨旗舰报告发布会举行 2019-04-15
  • 扬州早教机构教师上岗无需资质 监管真空待补 2019-04-13
  • 从延安到北安:北安的文化自信之路 2019-04-13
  • 重庆私藏的绝美古镇 悠闲不打挤 2019-04-11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2019-04-11
  • 她说桂花香,他们就摘光了那棵桂花树,送给她 2019-04-10
  • 美国首届“‘一带一路’亚洲商务论坛”即将在堪萨斯州举办 2019-04-09
  • 美白宫草坪现天坑 网友调侃第一夫人的逃生通道 2019-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