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尚灾难”羽绒服竟也成了“显瘦利器”? 2019-07-13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7-13
  •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 我要去中国看一看,感受无现金社会 2019-07-10
  • 解放日报:"垃圾电影"这锅,究竟谁背? 2019-07-08
  • 都是啤酒,为何黑啤气泡往下走 2019-07-08
  • 永葆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 2019-07-06
  • 港珠澳大桥:“中国制造”撑起超级工程“世界之最” 2019-07-06
  • 前5月全国快递业务量完成178.5亿件 收入2236.4亿元 2019-07-02
  • 最新数据杭州就业满意度全国排第二 吸引力提升 2019-07-02
  • 网售私房粽游走法律边缘 打养生旗号难以说清依据 2019-06-22
  • 青藏线上的绿色守护者 2019-06-22
  • 沿汾河 一览众桥雄姿 2019-06-21
  • 朱德之孙朱和平谈“人民军队的创建” 2019-06-18
  • 范丞丞亮相快闪店秀抓娃娃功力 现场遭粉丝围堵 2019-05-30
  • 公有制结束、高效益之下、就会大量的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冗员进入社会生产一线。社会运作进入正轨。 2019-05-09
  • 欲钱百度好运一点通图库 > 天启之门 > 第四百八十五章 【确定一件事】

    好运彩网中的幸运快3: 第四百八十五章 【确定一件事】

        因为昨天请假没更,所以这章六千字,算是二合一章节,多出来的,就算补掉昨天的啦~

        第四百八十五章确定一件事

        “所以呢?也就是说,现在乔逸峰的女儿已经彻底消失了?”

        蓝海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他的手指在面前的桌面上敲了两下,垂着眼皮,表情不悲不喜,似乎看不出有什么波动。

        黑西装站在蓝海的面前,表情很严肃,斟酌了一下后,才缓缓道:“情况大体就是这样的。我已经确认过了,包括乔先生身边的人,机组成员,以及公司的助理。都已经在认知上出现了偏差?!?br />
        “你确认过的人,都是非觉醒者?”

        “是的,全部都是非觉醒者?!焙谖髯跋肓讼耄骸澳壳袄纯?,乔先生身边的人,觉醒者连同我在内一共有四个人,其他的三个团队里的成员,我没有贸然去确认,而是发现了异常后,就先行汇报了?!?br />
        蓝海这才抬起眼皮来,他的目光很平静,点了一下头:“你做得不错?!?br />
        黑西装没说话。

        “认知上的偏差,而且是发生在普通人层面上的。将一个人的存在彻底抹去消失,这种事情,毫无疑问只有系统才有如此能力,也只有系统做的出来。乔逸峰的女儿彻底消失了……那么……”蓝海沉吟了片刻,缓缓道:“这样,从现在开始,乔逸峰身边的贴身铠甲人员更换,你继续留在他身边,其他的三个人都立刻调回零城总部里。缺的人手,我会从外勤组抽调人给你补齐,选择对乔逸峰家庭情况不熟悉的人调入就好。

        总之,你尽可能的不要惊动乔逸峰,不要让他自己发现这种变化嗯,既然他的记忆也被修改了,那么他自己主动发现的可能性不大,除非是有人告诉他?!?br />
        “明白,我一定守口如瓶?!?br />
        蓝海眉毛挑了挑,看向黑西装:“我当然是信得过你,你是团队里的老人。我说的,是其他人……”

        “您是说,陈小练?”

        “我怀疑,乔乔肯定是出了什么巨大的变故了?!崩逗V迕?,叹了口气:“看来我要出去一趟了?!?br />
        ……

        “真的,没有复活的希望了么?”罗迪狠狠的将一杯啤酒灌下肚子里,再将酒杯拍在桌上,看了看面前的空瓶子,皱眉高声道:“老板,再来一箱!要冰的!”

        陈小练捏着酒杯,一口一口的喝光,他虽然没有大口灌,但是一口一口的喝着,却绝不慢。他放下空杯子后,深深吸了口气:“我不知道……如果是觉醒者的话,现在乔乔应该是被刷新成了普通人。而彻底消失的话……”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罗迪吐了口气。

        陈小练感觉到嘴巴里有些发苦,他低头想了一下:“我不知道?!?br />
        “那个……gm呢?难道不能找它问一问?死了就真的不能复活么?”

        陈小练心中一动,他倒是想起了一个可能性。

        漏洞者,死后不能复活。

        那么……找gm或许没有用,可是,找伞先生呢?

        当初伞先生他们那些人,才是真正的第一批漏洞者吧。

        或者说,即便不能确定伞先生是不是第一批,可终究是比自己要更早。

        那么伞先生那一批漏洞者,死后有人复活么?

        恐怕没有。

        如果有的话。那么伞先生现在就不会一个人这么孤单了。

        可是……会不会有意外?

        陈小练心中一动。

        白起!

        伞先生和白起的关系很奇特,那么推理说起来,白起可能是伞先生当年的同伴,白起可能也是漏洞者?

        那么……白起现在的状态?

        唯一的问题是,白起当年是不是死过一次!

        还是他没有死,而是被人害得变成了后来的那种样子。

        从一个漏洞者,变成了一个副本里的波ss。

        这种变化……

        “既然都有可能,那么……复活已经死掉的漏洞者,谁敢保证就一定做不到?”陈小练心中暗想。

        这是一家路边烧烤摊,环境嘈杂,就在隔壁一桌,几个男人正在拼酒,还有人嘴巴里叼着香烟划拳,叫叫嚷嚷。

        这个地方是罗迪和陈小练从前经常喜欢来的一处烧烤,按照陈小练的说法:这家的烤脆骨全金陵一绝,其实罗迪吐槽过,陈小练根本就是觉得这里距离他家近,每次约他出来宵夜,他懒得跑,才会来这家。

        自从卷入了这个游戏之后,这几个月,两人还是第一次来这里。

        罗迪默默的又给自己灌了一杯啤酒,地上的一个啤酒箱已经空了,他咬了咬牙齿:“现在身体强化过了,酒量也见涨,想喝醉都不行么……”

        陈小练看着罗迪,缓缓道:“真想醉的话,喝什么都能醉?!?br />
        “别和我扯淡!”罗迪瞪着陈小练,深深吸了口气:“你知道吗?我现在真的很想揍你一顿!狠狠的揍你一顿!”

        “因为我没有表现出伤心的样子?”陈小练犹豫了一下:“对不起?!?br />
        “你……你******不是对不起我!是乔乔!”罗迪一拍桌子!腾的一下站了起来:“陈小练!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认识的那个陈小练,绝不是薄情寡义的人!如果不是因为我认识你很多年,我很了解你,我现在真的会以为,你根本就没对乔乔有过真心??!我这个朋友都会因为她的牺牲而悲伤落泪,你!你……”

        他指着陈小练,手指颤抖:“你他妈就好像个没事人一样??!”

        说完,啪的一声,罗迪一拍桌子,顿时桌上的酒杯和餐盘全部都翻到了地上去。

        身边一桌人,听见了这里的动静,扭过头看过来,还有一个面相凶狠的光头,瞪着眼睛看过来,骂骂咧咧两句。

        罗迪眉毛一挑,陈小练却一把按住了他,沉声道:“好了,你想问我什么,我全都告诉你就是了。别在这里闹?!?br />
        罗迪哼了一声,看着陈小练。

        他的眼睛忽然就红了,攥着拳头:“小脸!是我,这是我??!如果你在外人面前是强撑着自己,不想让团队里的其他兄弟看到你的软弱,那我理解你!现在就我们俩,又没外人,你不用继续强撑。你可以哭,可以醉,我做兄弟的陪着你!小脸!你想哭的话,我陪你痛快的醉一场就是了!但是……你怎么可以表现得这么冷漠?”

        陈小练沉默了一下,他默默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灌下去,喘了口气,盯着罗迪,然后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心脏的位置。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这里,就是空空的?!背滦×返挠锲芸嗌骸拔乙仓?,我这样的表现很不正常,乔乔……死了,我是那个最该痛苦,最该发疯,最该流泪的人。但是我偏偏哭不出来,也冲动不起来,我这里……好像被什么东西掏空了,空空的,空的!你懂么?空的!”

        罗迪愣住了。

        “你以为我不想大吼大叫?不想痛哭一场,不想狠狠的喝他个昏天黑地?”陈小练低声道:“可是我现在怀疑,我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我一点那样的感觉都没有,乔乔死了,她对我有多重要你明白的,但是……但是我就是******冷漠的像个机器人!我都不知道我怎么了,我真想……真想剁自己一刀!看看我还会不会有感觉,会不会疼,会不会流血!”

        “你……不会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吧?!甭薜嫌行┑S牵骸靶睦砦侍??我看,你还是找个心理医生去看看吧?!?br />
        “医生?”陈小练冷笑:“系统兑换就能兑换到最好的医疗用品,而且,如果是精神上的问题,我只要用石中剑就可以祛除一切负面精神影响……需要什么医生?我现在怀疑,我是不是根本就是一个骨子里性子扭曲的混蛋?!?br />
        “你不是混蛋,我认识的那个陈小练,人情味比谁都重?!甭薜弦⊥罚骸笆悄侵治耸鼗ぷ约荷肀叩娜?,肯去拼命的人?!?br />
        “可我现在就像是这瓶酒?!背滦×纺闷鹨桓鼍破?,没有打开瓶盖,把酒瓶横了起来:“我知道自己应该是伤心,应该是痛苦的,就像这瓶子里,明明应该是有酒的大家都认为这瓶子里应该有酒的,可当我把瓶子横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倒不出东西来?!?br />
        ……

        轮胎走到中央休息区,看见桌子前孤独的坐着一个矮小的身影。

        轮胎缓缓走了过去,走到秀秀的身后。

        女孩趴在桌上,面前摆放着一张白纸,纸上是一张素描图,画像的内容……是乔乔。

        秀秀的画笔还很稚嫩,这张素描,和乔乔本人最多只有五六成相似。

        轮胎站在秀秀的身后,静静的看了一分钟,才低声道:“还不休息?”

        秀秀摇头,她低声道:“轮胎大哥,我……找不到姐姐的照片了,一张都找不到了。我只有把姐姐画出来,但是我画得太差太差了。我心里很害怕……”

        “怕什么?”

        “姐姐的一切都不存在了,连一张照片都没有,我担心……这样的话,过了很久之后,我脑海里姐姐的样子,都会渐渐的模糊……也许过几年,我想怀念她的时候,连她的样子都会记不住的……”

        秀秀用力咬着嘴唇,脸上满是泪水。

        轮胎伸出一只大手,粗糙的手掌按在秀秀的脑袋上,轻轻抚摸了一下。

        秀秀用力抓着面前的那张素描,双手将画纸的边缘都捏皱了,用力的抓起来,贴在自己的心口。

        轮胎叹了口气。

        ……

        陈小练和罗迪进入基地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轮胎坐在桌子前,面前放着一个威士忌酒瓶,酒已经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陈小练和罗迪。

        罗迪似乎已经醉了,被陈小练架着回来。

        陈小练看见轮胎,似乎有些意外,又看了一眼轮胎的旁边,秀秀蜷缩在椅子上已经睡着。

        “她一定要等你回来?!甭痔シ路鹈闱啃α诵Γ骸拔胰安蛔?,只要由得她?!?br />
        陈小练点了点头,随后走了过来,轮胎从陈小练的手里接过了已经醉的罗迪。

        “他喝了多少?”

        “把人家烧烤摊老板的啤酒都喝光了?!背滦×房嘈Γ骸盎谷ブ芪У纳痰曷蛄肆较?。终于才喝踏实了?!?br />
        “给我吧,我把他送回房间去?!甭痔ゼ茏怕薜献呦蛞桓龇棵?,走了几步却忽然回头看了陈小练一眼:“我们需要谈谈!”

        他的语气非常认真。

        陈小练似乎早有准备,点了一下头:“好,我在这里等你?!?br />
        轮胎把罗迪架走后,陈小练直接将蜷缩在椅子上的秀秀横着抱了起来,然后走进了秀秀的房间,将她放在了床上。

        站在床边看了看,秀秀身子依然努力的缩成一团,眼角还有泪水的痕迹。

        陈小练伸出手指,在秀秀的眼角抹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给秀秀盖了一床毯子。

        “能哭……也算是一种幸运吧?!?br />
        他转身走出了房间门。

        ……

        中央休息厅里,轮胎已经坐在那儿等着了。

        陈小练走过去,先拿起桌上的威士忌酒瓶看了一眼:“你喝了多少?”

        “第三瓶?!甭痔サ溃骸胺判?,我还很清醒。以我现在的身体素质,对酒精的承受和代谢能力,我大概要喝上七瓶左右才会醉?!?br />
        “谈什么?”陈小练坐在了轮胎的面前。

        轮胎看了看陈小练,却伸手从他的手里拿过酒瓶,然后仰脖子,一口将瓶子里剩下的酒全喝了下去。

        几秒种后,轮胎吐了口气,看向陈小练:“我们的团队,这次出的问题很大!”

        陈小练平静的看着轮胎。

        “那个魔法阵的任务,最后任务之前的那个梦境幻境?!甭痔サ牧成苣芽矗骸扒乔堑乃朗且桓鲆馔?,但除了乔乔的牺牲之外,我们的团队这次遭遇到了问题也很严重,你身为团长,如果不好好处理的话,我们的团队,恐怕会就此分崩离析!”

        陈小练没说话。

        “其实,在幻境结束的时候,情况就已经很不对头了?!甭痔コ辽溃骸拔也恢滥阕⒁獾矫挥?,幻境刚结束的时候,秀秀对乔乔的态度就很古怪。而夏小雷和旗木西两人,从副本中一直到回来,两个人互相之间就没有再说过一个字,全程零交流!还有罗迪,他的情绪很低落……我可以肯定,这个低落并不只是因为乔乔的死。罗迪有心事,很重的心事?!?br />
        陈小练依然没说话。

        “我可以肯定罗迪绝不是‘那种’没义气的兄弟,我想,罗迪肯定不会对乔乔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吧?!甭痔ブ迕嫉溃骸翱墒?,我却有一个发现,就在刚才……我把那个家伙弄回房间里去,他已经喝醉了,说了一句醉话?!?br />
        陈小练抬起眼皮,看着轮胎。

        轮胎皱眉道:“他嘴里嘟嘟囔囔的说:为什么死的不是我,我愿意代替你去死的?!?br />
        陈小练静静的听着。

        “我想罗迪肯定对乔乔没有什么别的特殊的企图,那么,他醉话里的‘代替你去死’,这个‘你’,也许说的是别人?”

        陈小练叹了口气:“他……这句醉话,我听过了,在回来的路上,他说了至少十几遍?!?br />
        轮胎一愣。

        “如果不是我很了解罗迪,知道他肯定不会对乔乔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恐怕别人听了这样话,也会误会的?!背滦×芬⊥罚骸罢飧觥恪?,我猜,他说的是妮可?!?br />
        “这就是问题?!甭痔ブ迕嫉溃骸奥薜系那樾骱懿欢跃?,他一直都很低落。从副本回来……准确的说,从那个梦境幻境结束,就一直很古怪?!?br />
        “那个女人也有问题?!甭痔ブ迕?,继续道:“副本里最后时刻,那个女人,她操控了罗迪的浮游?!?br />
        陈小练的眼睛眯了起来:“不,不是罗迪的浮游,那个浮游,是妮可的?!?br />
        轮胎身子一震:“所以我才说那个女人有古怪。我虽然对天使军团不太了解,但是我至少知道一个道理:浮游天使这种高级的专属道具,可不是随便一个路人就可以懂得操控的,而且看她操控的样子,可比罗迪厉害多了?!?br />
        “所以你怀疑?”陈小练皱眉。

        “我们都亲眼看着妮可死的?!甭痔ヒ⊥罚骸拔蚁衷谝埠苊曰??!?br />
        “罗迪之前曾经去找过妮可……死后刷新的妮可,他找到了,也近距离的暗中观察过,确定妮可是已经真的死了,刷新成了普通人。这一点不会错的?!背滦×分迕迹骸澳敲聪衷谡飧龀鱿值纳衩嘏?,懂得操控浮游天使,我怀疑,会不会和零城的天使军团有关系?!?br />
        “那个女人,在副本任务结束后,就自己消失了。副本结束,我们被传送到了不同的地方,现在想找她也很难?!甭痔ヒ⊥罚骸岸?,你不觉得奇怪么?她好像对我们团队的人都很了解很熟悉。我们没有见过她,但是在副本里,她却能一口叫出你和罗迪的名字?!?br />
        陈小练也思索着,正要说什么。

        忽然,中央大厅前,那个总控中心的金属球闪动,出现了电子合成音。

        这是基地的主控gm的声音。

        “陈小练,我感受到有通讯信号被基地屏蔽,检测到这是对你的移动电话进行的通讯联系,是否需要给你接通?还是继续屏蔽?”

        “嗯?”陈小练一愣。

        “你之前做过设定,如果是一般的电话,我会无视,任凭基地进行对外屏蔽。但是这个电话恰好是你设置之中的重要名单?!眊m的声音毫无感情。

        “是谁?”

        “来电显示,是乔逸峰?!?br />
        陈小练愣住了。

        一秒钟后,他深深吸了口气:“接通吧?!?br />
        陈小练拿出了手机,信号很快被取消了屏蔽,他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接通之后,就立刻听见了乔逸峰恼火的声音。

        “姓陈的小子,你到底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陈小练面对这样怒火重重的质问,下意识的一愣,脱口而出的:“对不起……”

        可才说到这里,陈小练忽然意识到不对。

        乔逸峰说的“我女儿”,到底指的是谁?

        “你就这么欺负她么?她那么喜欢你,甘愿和我翻脸也要和你在一起!你现在就这么欺负她?让她哭,还把她一个人扔在家里?”乔逸峰怒气冲冲的声音,让陈小练顿时醒悟过来。

        乔逸峰说的,不是乔乔!而是余佳佳!

        这个判断,让陈小练立刻明白了:乔逸峰的记忆也被系统刷新重置过了。

        “我……对不起?!背滦×诽玖丝谄?。

        乔逸峰对陈小练很干脆的道歉,反而愣住了,他沉默了几秒种后,低声道:“年轻人在一起,闹些别扭也是正常的,你……要好好对她,毕竟她是普通人,她感受不到你身上的压力。你答应过我,要好好?;に??!?br />
        陈小练心中忽然生出了一丝悲伤的味道毫无疑问,自己的确曾经对乔逸峰说过“好好?;に闭庋幕?。

        但是这个“她”,说的却绝不是余佳佳,而是乔乔!

        就在心中刚生出了一丝悲伤的感觉,陈小练忽然就感觉到仿佛有某种奇怪的力量,将自己情绪里的悲桑忽然一下就全部抽空了!

        这种情绪酝酿这种,忽然一脚踏空的感觉,又让他产生了那种这两天熟悉的“心中空荡荡”的感觉。

        他捏着电话,不由自主的愣住了。

        这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现在在日本做一件事情,等我做完之后,我回去看看你们?!鼻且莘宓蜕溃骸昂煤帽;に?!善待她,你答应过我的,小子!”

        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陈小练拿着电话,轮胎看着陈小练发呆,皱眉道:“是乔逸峰?他说了什么?”

        “……没事?!背滦×沸闹凶邢傅幕匚蹲鸥詹拍侵直说那樾鞅缓鋈弧俺椤笨盏母芯?。

        他忽然站了起来!大步转身朝着基地外走去。

        “你去哪儿?”

        “找人去确定一件事情!”

        ……

        陈小练出了基地,离开了这座小岛,到了岸上后,取出了一辆汽车,就驱车朝着市区而去。

        开到了市区后,陈小练停下车,就立刻走到了旁边的一个绿化带旁的小广场,看着广场上的行人,直接就大声吼了出来。

        “出来??!我有事情问你??!我知道你能听见??!”

        ……

        老白霸气归来!我正在我的微信平台上免费连载《白河愁外传》!想看老白霸气归来的,就请加我的微信吧,微信号就是”跳舞“,直接搜索就可以。每天都在上面免费连载《白河愁外传》的!已经更新到第八章啦~

        所以……来看吧!

        上来领死!

        ……(未完待续。)
  • “时尚灾难”羽绒服竟也成了“显瘦利器”? 2019-07-13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7-13
  •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 我要去中国看一看,感受无现金社会 2019-07-10
  • 解放日报:"垃圾电影"这锅,究竟谁背? 2019-07-08
  • 都是啤酒,为何黑啤气泡往下走 2019-07-08
  • 永葆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 2019-07-06
  • 港珠澳大桥:“中国制造”撑起超级工程“世界之最” 2019-07-06
  • 前5月全国快递业务量完成178.5亿件 收入2236.4亿元 2019-07-02
  • 最新数据杭州就业满意度全国排第二 吸引力提升 2019-07-02
  • 网售私房粽游走法律边缘 打养生旗号难以说清依据 2019-06-22
  • 青藏线上的绿色守护者 2019-06-22
  • 沿汾河 一览众桥雄姿 2019-06-21
  • 朱德之孙朱和平谈“人民军队的创建” 2019-06-18
  • 范丞丞亮相快闪店秀抓娃娃功力 现场遭粉丝围堵 2019-05-30
  • 公有制结束、高效益之下、就会大量的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冗员进入社会生产一线。社会运作进入正轨。 2019-05-09
  • 中国篮彩在哪里买 湖南快乐十分中奖宝典 曾道人刮刮卡 天津快乐10分软件 元冰球杆 东方6十1最新开奖查询结果 二肖中特期期1 新疆18选7的开奖号 天津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河北十一选五花16元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 河南11选5中奖金额表 广酉快乐双彩复式中奖计算 手机彩票软件排行榜 澳洲幸运10全天计划